best365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席经济学家 > 毛振华:2021年中国存在三大发展“窗口期”

毛振华:2021年中国存在三大发展“窗口期”

来源:中诚信     发布时间:2021-01-22     浏览量:749

以下观点整理自毛振华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2021年1月)上的发言


我去年参加了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绝大多数期的讨论,其中有一些观点还是非常准确的。2020年我国的经济增速超出了各方预期,我在第一次讨论会时就提出,中国很可能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国家。但考虑到疫情的冲击,达到此目标所需的5.6%的经济增速是极难实现的,因此我提出要调整国民经济发展原定经济增长翻两番的计划,不设定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两会”也回应了我们社会的呼声,5月份的“两会”没有提出经济增速的具体目标。关于全面脱贫的目标,“两会”前我曾建议缓一年,不过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实现,这是发挥体制优势集中力量完成的目标,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同往年相比,2020年经济下行明显、遇到的困难更多,因此虽然完成了全面脱贫的目标,但同时也给稳定扶贫攻坚成果增加了一些难度,所以当前中央扶贫政策仍在进一步推进。


在过去的讨论中我主要集中于对疫情的分析,因为2020年经济领域最重要的议题就是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新冠疫情赋予了中国错峰发展的历史机遇,从宏观角度来看,将有三个重要的窗口期在2021年得到展现。


第一,疫情防控、错峰发展的窗口期。2020年我国经济实现正增长,究其原因,除了经济增长的惯性、经济增长的结构性转变等内生因素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有效的疫情防控。中国的疫情防控虽然在初期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但从结果和国际比较来看,我们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尽管如此,我们仍要继续反思,疫情之后我们怎么样才能抓住机会。虽然三季度全球疫情有所缓和,但四季度又再度走高,国内也出现了诸多暴发点;疫苗目前已经研发成功,但覆盖范围有限,尚不能有效阻止疫情蔓延的势头。所以我们仍需要重点关注疫情防控方面的问题。基于此,我认为应当认真总结中国疫情防控取得成功的原因,除了一般意义上常说的凝聚共识、加强管控、发挥体制优势之外,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东西,这都是需要思考的。从流行病学防控思想上讲,我们取得疫情防控成功的一个基本的经验就是我们坚持了几百年前就已经形成的人类对于流行病毒最基本的防控方法——隔离。100多年前发生的东北鼠疫就是严格地执行了隔离手段,即便当时清政府是非常弱势的政府,缺乏足够的管控能力,但防疫核心思想得到了贯彻,取得了防疫的成功,并且在国际上赢得了尊重。关于本次疫情防控政策我们进行了很多总结,重要的防控手段都是隔离的核心体现,比如早期的应收尽收、方舱医院等,在此基础上通过追根溯源以斩断传染源。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因素帮助我们取得了成功?我认为是机遇。现代信息技术正好在当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健康码、电商等,而西方国家采取这个方法就比较难。综合来看,我们在坚持传统防疫措施的基础上,采用了现代新技术革命带来的重要成果,所以疫情防控的成功既有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因素,也有一定的机遇。


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国也出现疫情反复的苗头,但我相信中国已经取得了这次防疫的绝对性胜利,而非阶段性胜利。并且防疫的过程中,形成了卓有成效的防疫思想和防疫技术。有效的防疫技术非常重要,武汉解封之后270多天无死亡病例,正是先进的技术使我们能够实现精准防控。从目前国内的疫情来看,当前国内的新增病例是输入型病例的蔓延,而非本土病例,可以说本土疫情已经被消灭干净。我国防控机制对于境外输入、各个省市对于域外的输入都有较强的防控能力。其中非常有效的防控措施就是加强全民检测。疫情早期我们的检测力量不足,武汉甚至出现过10万人的检测需求对应日均200检测能力的困难情形,但目前我们已经可以实现覆盖省市、覆盖千万级人口的检测。检测技术的提高和全面筛查的实现对于社会心理有极大的安抚作用,在一个区域之内即便受到疫情的冲击也能够快速控制住疫情以及恢复经济社会正常生活,这是西方国家所做不到的,它们以“愿检”为主,而我们以“应检”为主。目前中国和国外在疫情防控上的差别将会转化为2021年经济发展重要的错峰窗口期,这个窗口期我们要抓住,把今年的工作做好,争取实现相比于国际上的更好成绩。如果2021年经济增速能维持在8%以上,那么2020、2021年两年的平均增速总体处于正常水平,这是十分不易的,基本能够熨平疫情给经济带来的波动。


第二,大选之后美国新政府调整政策的窗口期。2018年以来,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中国进行应对,国内经济政策有所调整,宏观政策回到了以稳增长为主、兼顾防风险的政策基调,也就是我常说的双底线思维。美国在这一时期内加大了对于中国的打压力度,后来由于美国疫情的暴发使得中美关系有所缓和,但未来美国还会重新针对中国,我们仍将面临很大的压力。美国新政府的上台对我国有利有弊:从有利的方面来看,特朗普政府违背国家交往的基本准则、实施极限施压的局面将有所调整;另一方面,同中国的博弈已经是美国的“阳谋”,美国注定要和中国打一场冷战、寻求所谓彻底“脱钩”,而且所谓冷战不是美国一个国家来打,而是要拉拢其盟国一起与中国脱钩。如果只有美国一个国家和中国打,那么美国注定失败,因为中国对于其他国家有着重要的经济利益,它们可以从同中国的交往中得到好处,这些国家尽管是美国的军事盟国、政治盟国,但却是美国在经济上的竞争对手。美国是一个很成熟的国家,不会将自己置于这样的不利局面,如果无法使其盟国与中国脱钩,那么美国就会自动中止这一行为。拜登政府将首先缓和同盟国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短期拜登政府对华打压力度将有缓和,但长期可能会加大对于中国的打压和斗争力度。所以我认为,目前缓和的局面是我国重要的窗口期,美国在这个期间也会反思和回顾过去这段时期所付出的成本,调整之前的紧张关系,我国在这个期间内可以获得调整的机会。


当前中美博弈中仍处于敌强我弱的局面。在敌我实力消长中,我们还是要遵循我党过去取得的历史经验,特别是红军时期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提出的“十六字方针”,不能走简单的“左倾路线”,也不能采用“御敌于国门之外”、“以堡垒对堡垒”等硬拼方法,还是要发挥我们的回旋优势,为我们的发展争取时间。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要抓住这个窗口期,破解美国的“盟国政治”,在其盟国中寻找朋友,化解压力。因此,我们要尽量减少与美国盟国的矛盾纠纷,延迟与美国的决战,破解美国的冷战图谋,坚持我们国家最重要的国家利益和根本利益,在其他较小的、局部的、暂时的方面,我们可以有所调整。我们在窗口期应当积极有为。美国对华政策似乎在其国内形成了共识,但实际上我们也是有朋友的,并非所有人都是敌视我们的,我们的朋友目前声音很小,我们要想办法使他们能够更加大声地说话。过去我们的统战经验也可以充分发挥出来,不要采取战狼式、全面对抗式、没有缝隙和弹性的方法,在这个窗口期里,我们一定要有所作为,绝对不可以坐而视之,失去这个机遇将会增加我们未来斗争的难度。


第三,政策措施主导的窗口期。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效发挥政府在市场中的作用。危机时期政府的作用能得到有效显现,它对于短期的复苏、对于某些危机局面的制止具有更好的效果,不过长期的政府主导一定会伤害市场机制。在疫情背景下,保持大力度的政策措施可以获得社会的支持,这是重要的窗口期,所以在政策方面有所作为是非常重要的。


过去我们国家抓消费主要着眼于供给侧,2020年我一直提出要发放消费券,要在需求侧发力。与其他经济体相比,我们在需求侧复苏的力度不够。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小服务业得不到消费的支持,有些小微服务业至今仍然没有恢复元气。此外,有些地方政府抓营商环境抓得也不是特别好,这同样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在目前经济增速较低、货币投放较多的情况下,社会上涌出了大量货币,并没有真正有效地进入到实体经济当中,而是在各类资产中寻找去处。资产价格走势和资金的流向会影响民间投资,所以最近很多观点认为2021年是股票年。过去中国大量的货币投放没有引起通货膨胀,是因为货币流入房地产等资产,进而带来了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当前房地产领域出台了明确的限制政策,那么这些货币就很可能会流向股市,2020年末上证和深证综合指数涨幅较疫情期的低点均上涨超过30%,国际金融市场投向中国股票市场的资金仍在增加,所以很多学者专家认为这会引起股市的继续上涨,导致国内行业出现结构性的变化。行业间的结构性变化将导致资产价格的波动,进而会对民间投资有重要的引导作用,因为追逐收益是资本的基本属性。但在此过程中,所出现的资本再度“脱实向虚”问题,仍然是值得高度警惕的。


当前在面临这样重要的窗口期的背景下,我们要发挥主观能动性,一方面要认识到窗口期的存在,另一方面要认识到要在窗口期主动有为,在这个过程中使窗口期的成果得到巩固甚至扩大,并且为未来打下更好的基础,不能坐等机遇丧失。我也期待2021年是比较好的年份,既能实现中国经济恢复性增长,又能对未来中长期发展起到开篇作用。总体而言,2021年对中国经济来说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但机遇是大于挑战的。


Baidu
sogou